大同资讯网 欢迎您来到恒达平台
目录
搜 索
位置:恒达娱乐 > 文化教育 > 正文

宋朝之所以称为“富宋”这位“糊涂皇帝”功不可没!

时间:2019-09-01 07:23:51  作者:恒达平台主管  点击数:107

  闹到英雄流血又流泪。上世纪某个躺着都红的大爷级演员担纲的宋朝剧里,演到宋真宗治杨家将的桥段,有观众气得把自家彩电砸了!那时砸彩电,好比今天工薪族砸自家汽车,就是这么惹火!

  这位野史里无比糊涂的宋真宗,放在正史评价中,却是满满惊艳的好评。一个成绩更公认:别看他一辈子毛病笑话多,可他却造就了一个富国强兵的大宋朝。有多富强?听南宋人王称的形象概括:守成之贤,致治之盛,周成康、汉文景可以比德矣。绝对的硬成绩!

  有多聪明?二十六岁那年,还是寿王的赵恒做开封府尹,那正是吏治出名的年头,府衙小吏勾结成风,之前杀了好几个罪犯,却是刹不住风气。到了赵恒手里,他倒不杀人,就用个小办法:吏员定期互相换岗,看你们跟谁勾结,真个风气好转。就是这么聪明。

  如此聪明,却也差点被废:宋太宗断气时,太监王继恩想发动,幸亏宰相吕端机灵,先把王继恩抓起来,亲手把赵恒捧上皇位。登基仪式上吕端还不放心,瞪着赵恒看半天,确认不是冒充,验证通过后才率领群臣高呼万岁。北宋皇帝登基前先刷脸的,赵恒是唯一。

  如此刷脸折腾,也令赵恒十分感激,自从登基之后,始终对吕端礼敬有加,还用一种特殊方法表达关怀:宫里的台阶铺上木板,搭一条吕端上朝专用通道。于是每次上朝,大家气喘吁吁爬台阶,唯独胖成球的吕端在众人羡慕目光里,轻松健步如飞。

  四百年后,明朝名臣谢迁给明孝宗上课,还引这情景事:这关怀的聪明处,不在台阶好不好走,而是方便围观群众看见一遍感动一遍,感动过了,当然誓死报效。

  野史里的宋真宗,另一个风格就是怂,听说辽兵犯境,不是坐地下嚎哭,就是吓得缩龙椅后面,简直各种怂法齐活。

  但正史里的宋真宗,登基就办热血事。咸平四年(1001)在河北徐水集结十万精锐迎战辽军,不想辽军先故意耗的宋军粮草殆尽撤退,才突然露出獠牙扑来,怎么办?满朝文武高呼抓紧撤,宋真宗却铁了心:步兵来不及增援了,能跑的动的骑兵,火速返回前线,总算聚了两万骑兵。

  两万骑兵,面对的却是近十万辽国主力,还有辽国最强的铁林军团。真要打?宋真宗事后解释:边境阴雨绵绵,辽国的强弓拉不开,骑射优势没法发挥,双方只能拼肉搏,有的打!

  于是,这场宋辽战争史上,最大场面的骑兵会战轰然打响,辽军被斩首两万,强的天下闻名的铁林军,更是一战全打没,彻底成了历史概念。这场战争,就是宋辽战争里宋军战果最辉煌的野战——威虏军会战!

  三年以后,即景德元年(1004),当辽国以倾国二十二万大军,绕开宋朝城关直扑中原时,好些史书津津乐道的,是宋真宗闻讯后的惊慌,却忽略了一件重要小事:宋真宗决定御驾亲征后,奉命留守京城的老臣王旦,却提了个大胆问题:十日不胜,何以处之。潜台词也不委婉:万一皇上您有个三长两短,后事您要交代好,比如谁接您班?

  补充说句,这种国难面前先请皇帝交代后事的行为,放某朝代是大逆不道,放在宋朝却是臣子本分,要谁敢说哪位宋朝文臣武将,会为这事招来杀身之祸?那应该是清宫戏看多了。

  而这次关键时刻,宋真宗也并未回避,沉默良久后说出三个字:立太子!然后,就以决死之心,站在澶州城头,宋军万众沸腾的一刻,有了痛击辽军的场面,和一纸换来百年和平的《澶渊之盟》。其实所有的底气,这一刻就已打下:我在,大宋在!我不在,大宋依然在!

  至少后面比起某个敌人一打来,皇帝太后就慌不迭跑去打猎的朝代来,前后不少毛病的宋真宗,堪称慷慨向前!

  宋真宗的另一大槽点,就是重用奸臣,野史里出名的桥段,就是宠信奸诈小人王钦若,正史上也是奸臣一枚。但宋真宗为何信他?全因奸人王钦若的一件大本事:农业!

  身为一位精于算计的奸人,王钦若在宋真宗刚登基时,就一下戳中了宋真宗的大心事:大宋最大的危险不是辽国,而是农村。如今农业赋税过重,百姓苦不堪言,必须得减!可道理都知道,减该怎么减?王钦若早开列好了各个类目,照他说的一减,一口气减免了一千多万贯税粮,赦免了数千欠税入狱的百姓。大宋开国后的最重百姓负担,一下大气卸掉。

  而农业这事,从宋真宗登基起,也从来都是他的大心事。身边哪个官员,谁能把农业抓好,立刻无比信任。甚至日常生活,也为这事动感情,有时冬天看到下雪,立刻就高兴的给大臣发感慨,说雪下的这么好,农民们肯定大丰收。感慨完了就写诗,发给大家一起感慨。

  除了发感慨外,也特爱表达,在位期间三次下发诏书,畅谈对农业的热爱和农民的辛苦,最后点名主题:不许浪费粮食,违者必然治罪。好些官员就因乱丢点剩饭,落得狼狈丢官。热爱农业的情怀,就是这么坚决!

  可抓农业这事,靠情怀哪行?宋真宗的态度是:关键要抓科学。特别是辽国消停后,开始全力抓农业,先下发《景德农业敕》,写明农业发展规划,又把宫里的珍宝倒腾出来,大批量的往天竺和占城送,就为换人家的先进种子。为防假冒伪劣,弄来好种子,先在宫里种,宫里丰收了,然后全国推广!

  值得一提的是,别看宋真宗晚年喜欢迷信活动,祭天祭神从不停,惹出大笑话。但哪怕办这荒唐事,他都特意下令,各地办迷信活动,决不许劳苦农民,更不许占用农忙时间。朕发展农业的决心,神仙也拦不住。

  如此决心,也是立竿见影,宋真宗在位时代,中国的户口,比他爹在位时增长五成多,农田创纪录高达五点四亿亩,农业税收更比唐朝增长三倍多,堪称旋风狂飙般的农业。如此盆满钵满的农业产值,才给北宋出名富庶的工商业打了家底。为什么叫宋朝“富宋”?从这以后,真比盛唐富了。

  特别出名的一件仁慈事,就是在他在位时期,宋朝确立了司法文明原则,废除了大批唐代时期的酷刑。比如断手断脚烙身等刑罚统统废除,死刑更有严格的复核过程,绝不能审案官员说杀就杀。像电视剧里宋朝官员当场搬出大铡刀杀人的场面,也只有电视剧才有。

  因为如此仁慈,有些事,宋真宗是绝对忍不了,特别是刑讯逼供,比如景德年间的潘义案,当时蕲州县尉潘义,抓到个嫌疑犯后,立刻大刑伺候,打的这嫌疑犯忍痛画押,事后却证明屈打成招。这事放在当时北宋,还只是“小事”,有关部门给潘义定了罚款处罚。没想到宋真宗看了案卷就怒了:把人打成这样才罚款?直接把潘义撤职查办,然后把其罪行通报全国。以此告诉全国官员:做官不能太潘义!

  而也正是在目睹了多次冤假错案后,忍够了的宋真宗,做出了北宋制度的重大改革:中央设纠察刑狱司,地方设提点刑狱司,这独立机关,专业复核冤假错案,发现冤案就追责严办。如此好制度,两宋年间救活蒙冤者无数,以至好些以提刑平冤为故事的影视剧,至今拍一部火好些年。

  当然不管哪样忍不了,宋真宗还有一个脾气,从头到尾坚决:出事先找领导!比如纠正冤假错案,自宋真宗年间起立了规矩,哪个官员出了错,不但他本人要倒霉,更要往根里刨,当年谁举荐他做官,谁说过他好话,一概都要追责。

  尤其颠覆的一条是:在宋真宗之前,官员如果出事,经常是下属小吏扛事背锅,但做过府尹的宋真宗,上来就反过来:只要小吏出事,主管官员不管有没有勾结,一概都要追查,最轻也是降职,比如河北转运使王曙,解州通判张观,都是下属小吏犯了错,以至狼狈降职。而且降了还不算,更要写入档案,一辈子为官,都要记住这不光彩。

  如此零容忍,所以也有了奇特一景:明明在野史上,身边奸臣扎堆,放在正史里,身边也不少奸臣,可是大宋的吏治,却是公认好时候,哪怕是各路奸臣,坑人不少但政绩更不少,以宋朝人的评语说:君明臣良,家给自足。

  “不和亲、不赔款、不割地、不纳贡、天子守国门,君王死社稷”,这句话来自大明皇族的祖训,而由于由于满清的缘故,以及一直持续到满清结束而在乾隆年间最盛的**,因此大批受用于满清朝廷的文人对明朝极尽污蔑之能事,好象明朝是最不中用的朝代。然而考据实事,就会发现明朝其实是中国历史上最有骨气的王朝。

  这就是明朝最独特的地方,或许曾有过昏庸无能的皇帝,听信谗言,任用奸臣,但他们都坚持了祖训!!!

  如果去看明朝战史,你会发现明军无论多么惨,多么危机,都决不用女人换取和平,决不割地赔款。哪怕如暴民军大军压城,哪怕如瓦刺大军围攻首都,哪怕如皇帝不幸被俘……不论是那样的情况,都决不认输。

  明朝的皇帝有好的,有爱玩的,有荒谬的……没错你多半知道朱元璋当初起兵的时候有多么勇武,多半也听过后来成了永乐大帝的燕王朱棣是多么英明,你也多半听过正德皇帝朱厚照是多么的“荒唐”……可是明朝的每一个皇帝,却没有一个是软骨头的。你看如崇祯皇帝天子殉国,你看如正统被俘却决不求饶,你看如隆武战死沙场,你看如绍武被俘,绝食……

  正气明朝。明朝军队的单个战绩在世界上不是最好的,但是明朝确实古代世界上,所有历史超过了百年的帝国之中,唯一没有与其他国家或势力签定任何不平等条约,也唯一从不向任何势力屈服的王朝——哪怕是暂时的。明军是世界上在国家后,抵抗时间最久的——他们坚持抗击清朝达38年之久。

  明军能够保持这样持久的战斗力,不仅仅是因为明朝本身就不是一个民风柔弱的朝代。无论是明朝的帝王还是百姓,都有着刚毅不屈的性格,无论是历史上著名的“嘉定三屠”还是“扬州十日”,当看到“留头不留发,留发不留头”这样的言语,当看到“自闰六月初嘉定人民自发起义抗清,两个月内,大小战斗十余次,民众牺牲两万余,史称‘嘉定三屠’”这样的记载,即使你对那一段历史从未过问,你也不可能不为之动容。

  中国历史5000年各个王朝的军事实力保持的时间不等,纵观所有被忽略或误读的历史,惟有被轻视的大明军队,战斗力保持了最久的近300年。大明一朝276年,确实没有对外屈膝一星半点。大明“流行”骂皇帝,正德年间,皇帝朱厚照要搞出游,遭到了大臣的一致反对,先后杖毙了十几位大臣,但是大臣依然犯颜阻拦,最后正德帝只能妥协。在明代,内阁是有权利驳回皇帝旨意的,这是中国历史绝无仅有的。虽然这个权利很少有动用,但是确实存在。这已经是君主立宪的萌芽。

  明代的士子们视媚上为仇寇,无论什么人,有明一代,没有一个媚上的获得好下场。反而是那些犯颜的大臣成为天下读书人景仰的典范。在明代,我们记得《天工开物》,记得那约三百米长的郑和宝船,记得有密集劳动型的作坊出现,记得后膛炮已经规模应用,记得腐朽的理学开始受到重视客观实际的心学的冲击,“格物致理”第一次在理论与实际中出现并逐渐壮大……至崇祯年间,每年新出版刊行的各类书籍以百万计,而到了清朝,即使是所谓的“康乾盛世”,也不过每年4万余册。

  而从明英宗开始再到明朝的最后一任皇帝崇祯,则是国难临头也没有舍弃皇都自己逃跑,这正是“君王死社稷”。



大同新闻资讯网推荐恒达平台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大同资讯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